洛洛洛洛小雅

介里洛小雅,请多多关照
偶尔闲下来的时候撸一两幅画
(啊,对于全身我还是喜欢画头w(゚Д゚)w)
长期入驻奥雅√奇暖√
游戏是个手残,一般单机,希望能有小伙伴一起玩_(:з」∠❀)_

emmm强行杰佣叭
看月饼上面吖

我的贺图每次都是与正确时间错过

军训简直是太难受了

我为了能愉快的渡过,我一直把教官脑补成小奈布

比如类似于,感谢  欧利蒂斯庄园 的监管者和求生者们的大力支持来参与本校18届的军训大会什么的脑洞

顺便这里江西服装学院设计学院18届新生来试图寻找一下校友

初三时记在本本上的脑洞,今天才发现
( ´͈ ⌵ `͈ )σண♡觉得有趣的话可以拿去用的

【杰佣】那时雨夜

 一篇关于小学总复习试卷的作文题,看到题目的时候很热情的抢过妹妹的试卷说我来帮你写,然后当然试卷不可能写这个的,毕竟坑的是我妹妹嘻嘻嘻。想写文艺一点的,什么走在大街上啊,风吹落几片落叶啊,什么空中弥漫着玫瑰花的香气啊,这些都没有哇(为什么要在开头写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呢,因为我怕写的不好会很尴尬啊


正文开始:

  傍晚,天还没有黑,就淅淅沥沥下起雨来。

路上仅有的那么几个上班族也匆匆的往家里赶。晚餐的香味从街边饭店的橱窗里飘进鼻子里,佣兵的肚子开始打起了鼓。

奈布萨贝达是一个退役的佣兵,失去了工作的他接起了一份卖报纸的工作,这也刚好勉强维持生活。他住在离他待着的地方还要隔五条街的地方,那是一个朋友借给他暂时落脚的地方,他现在正要回家,可却遇上了下雨。

虽说如今是雨季,可该晴天的还是晴天,该轮到他变脸的时候哇地一下就下起雨来,而现在就是如此。“该死,怎么这个时候下雨,我伞都放在家里啊。”奈布看着这雨,心里想着一时半会是走不了了。

奈布蹲在饭店的屋檐下,他背后是一家三口在吃着丰盛的晚餐,和他仅有一扇玻璃的距离。“真好,我也想吃上一顿这样的大餐。”他不开心的嘟囔着。奈布揉了揉发出不满的叫声的肚子,然后,一双黑皮鞋从他面前走了过去。

是救星!

“先生,请等一下。”奈布喊住了路过的人,路人疑惑的看着他。“先生有什么事么。”那个路人一看就是个绅士的打扮,这使我们的退役兵先生的警惕心下降了不少。“是……是这样的,我住在离这里有五条街距离的小阁楼里,但是现在雨有点大,我想你能送我到那条巷子的入口可以么。”奈布低着头看自己的脚尖,他脸都快红透了。

“进来吧,早上晴天的假象忽悠了很多不想带伞的人呢。”那位先生微微让出了一些位置,足够第二个人进来享受雨伞的保护。“我家在那的附近的,我可以送你到楼下。”先生看了看表,确认一下时间。而奈布萨贝达则钻到了伞下,对着救星先生笑了笑,“谢谢你啦,不然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吃上晚餐呢。”

那位先生似乎愣了一下,随后又扭开了头看向前方,他轻声咳了一下,“不用谢,举手之劳。”

“我叫奈布萨贝达,先生是本地人么。”

“嗯。”

收到了很敷衍的回答的奈布,就像只耷拉下耳朵的兔子似的,有些失落。救星先生悄悄看了一眼这个似乎不算很高的男孩?失落的样子还是蛮可爱的。“我叫杰克,本地人。”

“真的么,杰克先生,我来这个地方不久,我能问一下在这里能找到什么好一点的工作么……哦,对不起我才想起来我们才刚认识。”奈布说到一半才想起来,这个先生只是一个刚刚认识也仅仅只知道名字的陌生人,自己怎么能这么大意的就把心里的事情都倾诉出去呢。而且这位先生似乎不是很‘热情’的样子。

“没关系,或许你可以找一些路上的招聘海报以及留意一下报纸上的信息,或许对你会有帮助。”这位杰克先生似乎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冷淡,至少他还会愿意跟自己共伞。奈布想了想,这是个不错的主意。

“我……”奈布刚想继续说些什么,只见杰克抬手一指。他才恍然大悟,原来已经走了那么久了么。“我到家了,如果先生不介意寒舍简陋,可以先喝杯水再走的。”

杰克摇了摇头,婉拒了他的提议。他把奈布送到楼梯口才转身离开。那人离开许久后,奈布还在楼梯口站着,他嗅到了一丝微弱的玫瑰的香气,他才记起那是那位杰克先生身上的味道。

或许他们还会在次遇见,或许他们再也不会遇见,这都是未来的事情,但现在……

雨还在下着。


表情包是游戏的朋友给我做的,跟文没什么关系捂脸 

 @抚松县 我不知道是不是合你心意,因为一开始就是短片的打算,今天和朋友逛街看到你的评论,我还特意请教了我朋友怎么写更好,她告诉我可以写厂长视角来一篇,我就连夜赶了一下,怕一拖时间我就忘了(我有好多题材都是这样废的捂脸)希望你能看的愉快,以及谢谢你的支持!!!



 军工厂建在郊外,僻静又不会打扰到城市里的人们休息。

  “里奥,又有工人罢工了”汉斯从工厂里头出来,匆匆忙忙的进了办公室,工厂老板在对看着账簿。

  “不是说先把资金的事遮一下么,我筹钱也需要时间啊。”资金短缺的事情本来就让里奥头疼,如今工人又罢工了,真的是能把人气出病来。汉斯是跟里奥从小玩到大的伙伴,他很清楚好友这个时候很暴躁,“资金的事情只有我们两个才知道,可能那些工人是觉得工作时间太久了吧?毕竟供应那边催得紧,已经连续加班一星期了。”

  里奥点了点头,似乎接受了这个理由。他把账簿合上,就站起来,说:“是时候让他们休息一下了,这一星期的加班取消了吧。”加班一周的效果很有成效,供货量既然已经跟上了,那就没必要再让工人们辛苦加班了。“我去看看情况吧。跟我一起汉斯。”

  汉斯似乎还想说些什么,却是堵在嘴边说不出来。

  里奥没有管汉斯,径直的走进了工厂里,工人们见了纷纷涌了过来。里奥清了清嗓子,郑重地对着他们说:“我们的加班持续了一个星期,供应量已经跟上了军方的要求,我决定取消你们的加班时间,你们可以有更多的休息时间了。”

  起先工人只是沉默不语,然后开始有些骚动,直到过了几分钟后,才有一个声音打破了沉寂,“工作?你连工钱都付不起了,还想让我们工作,放屁。”

  说话的人躲在人群中,谁也不知道是谁说的话,但也不必知道是谁说的,现在大家都知道自己打了白工,纷纷要求工厂老板提前支付工钱。里奥脸色顿时青了,为什么这些人会知道,是谁暗中把消息传播了出去么?里奥心中一寒,汉斯跟了自己确实很久了。

  “谁告诉你们,我付不起你们的工钱!”里奥装着硬气的样子,吓住了不少跟风的人。但这种效果并不能维持很久,立马就有人顶了回来,“既然付得起,那就把我们的工钱先付了,我们天天加班都没问题。”“是啊,先支付工钱才能证明我们不是打白工啊。”

  里奥的脸色铁青,他身后的汉斯已经要偷偷跑掉了。汉斯心里想:里奥你还能稳住他们多久。汉斯从后门偷溜了,里奥还在工厂里,工人们在闹事,他却束手无措。

  “我就说他付不起工钱了,我们不如拿这里的东西去买了,说不定还能赚点钱回来呢。”暗处的人还在起哄,他成功的把工人们煽动了,工人们一涌而上,为了几个小零件就争了起来。里奥阻止不了这些人,反而还为此伤到了腿。

  大件的机器被拆分成了小部件,偌大个工厂很快就被席卷一空。里奥站在原地,满目凄凉,“拿了东西就快滚吧,离开我的工厂。”

  ……

  里奥坐在空寥寥的工厂里,他想起了汉斯,他之前就觉得汉斯和自己的妻子是不是有些过于亲近了。而且,资金的事情只有自己和汉斯知道,那又是谁说的呢。里奥知道了,自己这是被亲友坑了。

  “为什么?我认为我们的交情很深的。”

  “交情?我认为我们并没有这个东西。”一个男人走了进来。

  “你来做什么。”

  男人推了推眼镜,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份文件,“这是一份起诉书,内容是你压迫工人们加班,而且在法定休息日的时候也强制工人加班。这已经违反法律。”男人蹲了下来,面带笑容的对他说:“以及你的妻子控诉你对她进行家暴。里奥先生,你看看你,落魄成这样。不如我们做个交易,我帮你处理这两件麻烦,然后做我的男朋友如何。”

  里奥愤怒的看着这个落井下石的大板牙律师,对着他呸了一口,“你他妈给老子滚,这种下贱的交易老子就算牢底坐穿也不会答应的。”

  律师黑着脸咬了咬牙,后又恢复镇定的对他说:“没关系,我们来日方长。”

  ……

  三日后,一场火灾将里奥的工厂付之一炬。里奥也下落不明。


我可能是个废人(扑街)
原图可能没有了,但谁愿意抱走练上色的吱一声就好,我去找找p2的线稿还在吗
我发现我不爱署名有点麻烦诶(画那么丑,谁会要你的图)
p1是原稿截图⊙▽⊙

不是什么鬼的洗白,就是个无聊的脑洞
今天为了全职去了麦当劳,顺便等朋友下班,结果她下班就跟我带来的朋友把我隔掉了蓝瘦。
她们聊的好开心,我苦逼的写着脑洞
嘘,不能告诉她们,我委屈

被老师贴到墙后,并被大当家说一眼就看出是我画的_(:3」∠)_

@长尾鱼
希望不会让你失望qaq

果然我不适合搞这些qaq

啊啊啊感觉发上来之后会很羞耻qaq写的又渣啥的
(内容是真事加工了一下而已,不太了解小奈布逃跑的模式emmm)

画的渣挡一下没那么尴尬

是真事!!

那时候我在桂林学画画!!有一个帅哥身材超棒腿又长还多金的那种!!有一回他爸给他带了菊花茶,刚好他坐我旁边,他拿起他的杯子就跟我用柳州话说:你看我这朵菊花开的靓不靓!!

日常中午和老妹匹配
我喜欢用空军壮胆,所以原型是杰克抱空军,但我心水杰佣啊!
佣兵不太会玩,我就是写个自个乐一下的
沙雕短文乐一乐,有想看正经版本的可以在评论讲一下,有一个人想看我就会去写的

全程被杰克抱着冷漠看队友拆机不打枪不挣扎的空军了解一下:)

因为杰佣我入坑了游戏,就会一直站着这对
那么可爱的两个人ヽ(*´з`*)ノ我真是太喜欢了

emmm有人站空军*医生么
:(我就是问问
p2杰佣,但可能画的不太像QAQ

  [杰你]抱抱
遇到了传说中会抱你到门口的杰克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
  激动的写了一个小短:(可能不是写的特别好

游戏已经接近尾声。
  乌鸦接二连三的被惊动,玛尔塔不得不悄悄地走到红教堂外围。
  很好运,她无伤地躲过了监管者的追击。可她无法庆幸,因为她是靠着同伴的牺牲才换来的逃脱。
  园丁艾玛的惨叫声不绝于耳,让玛尔塔听得心里发寒。她觉得她得去救艾玛。
  玛尔塔握紧了手中的枪,尽管它只有一发子弹 ,但那是她救下艾玛的唯一倚仗。
  玛尔塔朝着艾玛的方向走去,艾玛被绑在椅子上,监管者在看守着她。“等我艾玛。”
  玛尔塔一步一步逼近,可是艾玛的血量一直在减少,艾玛看见她了,她大喊“快走,玛尔塔快走,去门那里。”
  玛尔塔愣了愣,密码一条都没有破解,去门那里有什么用么。
  可就是这么一愣,艾玛的血量彻底没有了,狂欢之椅带着她飞上了高空。
  “我先走了。”艾玛这么说
  监管者杰克目送了艾玛离开之后便朝着最后一个求生者追来。玛尔塔反应不及,一头撞到了墙上。
  来不及了
  他越来越近了
  跑不掉的玛尔塔
  你该停下来了
  玛尔塔的内心这样说着。
  “啊!”杰克击中了她。
  玛尔塔负伤,却还顽强地朝前跑去。她突然想到,她还有一发子弹!
  就在杰克快要追上的时候,玛尔塔反身一击,很好,打中了!
  玛尔塔继续逃跑。
  身后的杰克缓了过来,他露出了一个微笑。
  杰克很快就追上了负伤的玛尔塔,他将她击倒在地。
  玛尔塔害怕极了,她也要被绑上椅子了。她闭上了眼。
  她感觉自己被抱住了,完了,还是要输了么。玛尔塔忍住了哭泣,她偷偷地睁开眼,她正躺在杰克的怀里,而杰克则抱着她与一张椅子擦肩而过。
  “!!”
  他要带我去哪!玛尔塔这么想着
  杰克带她走进了教堂里,他踏上了红地毯,走到了宣誓台前。杰克抱着她在那里走来走去,就像是哄小宝宝似的抱着来回走了几下。然后他把玛尔塔带去了地下室。
  果然还是要放到椅子上的!玛尔塔不甘心,她选择挣扎,可杰克并没有把她放到椅子上,反而把她带到了地下室最里面的位置。
  远离了椅子,玛尔塔松了口气,她乖乖的躺在杰克怀里,她好奇,杰克要干什么。
  杰克在墙的面前停了下来,他不停的转圈,他在墙上涂鸦。玛尔塔一头雾水。
  她知道杰克不会伤害她了,她开始放下戒心。她想知道杰克想要暗示她什么。
  直到,她看见了一个箱子。
  “你想要我开箱子么?”玛尔塔想
  她挣脱了杰克,但是她没有跑,她乖乖的去开箱子。玛尔塔翻出了一个遥控器一样的东西,可她不会使用。
  玛尔塔拿到东西之后就往出口的方向跑,她跑回了教堂里,教堂里有一个密码机。
  杰克在地上涂了一个笑脸,示意她不要担心,你可以慢慢解密码。
  玛尔塔也这样做了。
  杰克等着她解开第一台电机,又把她带去下一台电机。他像个保镖一样守在玛尔塔身边,耐心的等她直到结束后又把她%带去下一个地方。
  过了许久,玛尔塔终于将第五台电机解开了,大门开启的警报响起,她长叹了口气。突然,杰克把她打横抱了起来。
  “啊!”玛尔塔大惊。
  杰克抱着她向大门的方向走去。
  玛尔塔以为杰克还要带她去走红地毯。可惜,杰克并没有走进去,他绕过了门走到了墙边。
  玛尔塔心里有些失落。
  杰克将她带去了大门。杰克继续在墙上涂鸦笑脸,在密码锁前面转圈圈。玛尔塔想笑,这个杰克太有趣了。
  玛尔塔突然想捉弄一下杰克。
  她看着杰克在密码锁前走来走去,他一会儿在密码锁附近涂鸦,一会儿在密码锁前原地转圈圈,可是怀里的玛尔塔就是无动于衷。
  或许杰克是难过了,他不再转圈圈和涂鸦,他就是站在密码锁前,一动不动。
  玛尔塔从他怀里跳了出来,在他面前解起了密码锁。
  门开了,玛尔塔想要跟这个杰克道个别,可是杰克已经在门外等着她了。
  玛尔塔朝杰克走去,在他身边停了停,像是跟他道别一样。
  杰克目送着这个空军小姐离开了,但他却要重新回到庄园里……

三月三最后一天√

虽然有两个小伙伴被强行P上去的希望我们能再次聚到一起

emmm
就是因为雷安才去看凹凸的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
emmm
武器设定不符的话……忽略就好
emmm
我是个色盲QAQ安的毛色应该不对的

2.14

随手撸个河图hhhh



走,棉被君,我们床上聊